无标题文档
首 页 新闻快讯 信息公开 教学工作 德育天地 党建工作 校本研修 HB罗马帝国 书香校园 特色专题
HB罗马帝国
 
       学生天地
       教师风采
       校园风景
 
 
首页  >  HB罗马帝国  >  教师风采  
教师风采
 
 
读《童年与解放》
发布日期: 2015-10-28 13:33:00

读《童年与解放》

陈怡

一开始读《童年与解放》时,我差点放弃,因为看起来太累了,它涉及的知识面太广,太深奥,有时看完一面还不知所云,得回过头再去看,但因为他写的内容正是我所喜欢的,所以还是坚持着读下去。也幸亏读下去了,因为读着读着发现原来它涉及的概念并不是真的那么难理解,只不过因为一开始摸不着门道,才一头雾水,但随着阅读的深入,它和我的经验引起了共鸣,竟是欲罢不能了,这真是一本难得的好书。这本书的作者是台湾的黄武雄先生,看他的照片,是一个很可爱很有亲和力的老头,黄先生曾是台湾大学数学系的教授,一向关怀教育发展,是台湾教改的先驱者,著有很多和教育有关的书,这本《童年与解放》和它的另一本《学校在窗外》一起收录在“师道书系”这一套书里。

黄武雄先生在书中提出了人的两种能力,一种是自然能力,一种是文明能力,这两种能力是相辅相成的,但现在过快追求文明能力抑制了儿童自然能力的发展,但本书中他没有阐述如何通过教育让儿童的这两种能力和谐发展,而是侧重论述人的自然能力,他以惊人的知识广度,旁征博引,反复论证,向我们揭示了“人是怎样长大的”,即儿童成长的真相。读之,对我们教师会有很大启发。

黄武雄先生认为儿童时期是最具创造潜质的,表现在儿童与生俱有的三种能力:一种是对于复杂事物有辨认并洞察其整体特征的能力;二是无边好奇和体验的勇气;三是宽容无邪、不存偏见。但这三种自然能力会随着儿童年龄的增长与文明能力的形成消失或减弱,因此,他主张人本教育,企图通过教育在最大限度上保有儿童的这三种原始创造特质,使儿童成年后依然拥有这些活跃的创造特质,避免人在文明社会中的“异化”。

全书黄先生都在对儿童的这三种自然能力进行阐述和论证,他的知识面真是惊人,皮亚杰、康德、乔姆斯基、黑格尔、马克思、哈贝马斯、萨特、昆德拉等等这些名字频频在书中出现,就像台湾清华大学社会学研究所教授李丁赞先生所说的那样:《童年与解放》是一本处处充满智慧的书。表面上《童年与解放》只是在谈教育,尤其是谈儿童教育的问题。但是实质上,《童年与解放》从教育问题谈到更基本的知识论问题,甚至从知识论延伸,广泛而深入的讨论了存在、伦理、美学等基本的哲学问题。在《童年与解放》里,知识、道德、美学、情意等,共同构成一个完美的统一体。作者以其惊人的知识广度,从人文、社会、到数理科学、融会贯通的呈现了这个人类存在的统一体。

读《童年与解放》会对我们一线教师的教学与教育有很大启发。比如在印象中,一般情况下我们让孩子学语言总是从字到词再到句子,然后才是段和篇。但黄先生认为这样是错误的,因为儿童对复杂事物具有辩认整体特征的能力。显然语言系统是极其复杂的,但儿童学语言不是支离破碎的,拆分开来学,而是一种整体的置换。由于辨认整体特征的敏感,儿童的世界是无限的。再复杂多变的新事物,儿童都可以把它作为一个整体,一样样加以同化,迅速地纳入他的认知体系而掌握到他们的整体特征,不像大人一面对新事物立即进入新事物的各零部件,了解零件再加以组合,以致延缓他消化新知的脚步。因此,儿童教育应针对儿童辨认整体特征的敏感特质而实施。

再比如,我们都知道儿童的好奇心特别强,而且他们对危险不敏感,我们大人认为危险的事,再三叮嘱其不要去做,但孩子还是会去尝试,他们只有自己吃过苦头后才会吸取教训。黄先生把这称为儿童的第二个创造特质——生之勇气。他说,小孩跨入人世间,便是以无畏的生之勇气体现他自己,把他自身融入这个世界的。他接触世间的一切事物,不带一点犹豫,他干扰外在世界的秩序,来了解周遭的世界,从而认识他自己。因为“体验是他生命不能割离的血肉”。黄先生认为人最真实的知识须依靠自身的体验而来,靠自身体验得来的知识,才能发展成智慧。他把知识界定为是人的经验的拓展,而教育就是拓展人的经验。他说“只有将学校传授的知识、将书本记载的知识,定位为人类共同体验世界的脚印,只有将学校教育,将读书当作是人与他人的体验相互印证相互碰撞的过程,才会使目前僵化了的学校教育复活,使读书变得盎然有趣。”

成年人怎样学习小孩子的无边好奇和无限勇气呢?——知识是经验的拓展,任何客观知识如果没有经过主观的体验、印证、观察或思辨,这种知识永远不能变成人的一部分。要让知识变成人的一部分,一定要经过主体的转化,知识才会变成经验的一环。因此,真正的知识就是经验的拓展,而教育就是拓展人的经验。经过这种拓展的过程,个人可以将过去那种静态的、分割的、碎裂的经验联结起来,进而建构起更宽广的经验之网。也只有在这个意义下,知性才能不断成长,并影响人格的成长,进而让人自由而通达。否则,非主体化的知识,也就是客观化的知识只会造成异化和压迫,这是为什么启蒙的理想会落空的原因。

《童年与解放》还提出了诸多我们耳熟能详,但是又无法解释的童年现象,作者虽然是位数学教授,但文笔毫不逊色,可能也正因为他是理科出身,思辨性、逻辑性更强。我才疏学浅,对其精华不能道出一、二,有兴趣的朋友可自己阅读消化。

 

 

 

文章作者:
文章出处:

文章浏览次数:
 
 
   
 
注册送彩金各大平台
网站访问次数:
沪ICP备05010133号 沪教Y6-20110095